风土人情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美丽西畴> 风土人情 > 详细内容

文山州彝族的历史源流

来源:作者:发布时间:2013年08月09日 浏览次数: [字体: ]

 

彝族是我州人口较多的民族,也是族内分支最多的民族。

——倮支系。州内八县均有彝族倮支系,自称阿塞、罗罗布、所都、洗期麻、改斯泼、戈布、花族。他称倮族、白倮倮、黑倮倮、花倮倮。其中白、黑倮倮为土著。

白倮倮,自称所都、罗罗布、洗期麻、改斯泼。据天启《滇志》卷三十、《清职贡图》卷七、《广南府志》卷三、民国《麻栗坡地志资料.民族种类》和《马关县志》记载,开化(即文山)地方有白倮倮,“服尚青兰”,“种山而食”,“为滇南旧有之种族”,“有的从外地迁徙而至”。

黑倮倮,自称诺苏泼、倮倮泼。以丘北、砚山、文山县居多。据明万历《云南通志》卷三、乾隆《开化府志》卷九、民国《丘北县志.人种表》和马关、麻栗坡、广南等县志资料记载,文山地方“有黑彝、夷、罗罗五种杂居,“居茅舍”,“穿青衣,钉银泡数匝,食为杂粮,葬以火化”,“有夷语,土著”,有“自称祖先是迁来的”。

花倮倮(含罗武、鲁屋、聂素),主要分布在富宁、广南、麻栗坡、西畴、马关、砚山一带。据乾隆《开化府志》卷九、《麻栗坡地志资料》记载,“聂素,居永平里(今八寨),服食器用与倮罗相同”,“其类女服青衣裙,有绣纹,男女均不剃发,男人穿花裤,种山而食之”。

汉倮罗。元明清时期文山地方和有汉倮罗,《麻栗坡地志资料》载“汉倮罗,其类我郡甚少,惟上五里多,专种山而食包谷,其女服饰与汉人无异,只不缠足,不知文教……”。现今文山攀枝花还有自称聂斯,他称汉倮倮的彝族。

——仆支系。先秦以来,境内除富宁外均有分布,为土著居民之一。其他民族以其内部生活及服饰的差异而称为黑仆拉、白仆拉、花仆拉。黑仆拉自称阿扎,白仆拉自称作科,花仆拉自称阿(下加人字)。民国《马关县志》载“仆剌,滇南原有蛮族也,无地不有”。《华阳国志.南中志》载“古兴郡(今文山)建兴三年(225)置。属县十一,户四万,多鸠、僚、仆”。

——撒尼支系。自称撒尼泼,主要分布在丘北境内,民国《丘北县志》载“冠服尚青兰,居山喜猪”。

——啊武支系。自称阿武,他称孟武、阿吾、孟乌、孟族。乾隆《开化府志》卷九、《丘北县志.人种》载:“自谓孟获之后”,“冠服同汉族”。

——格仆支系。自称葛泼、阿灵泼。他称葛倮罗、阿度、阿嘎。系清代由广西流入州境,《丘北县志.人种》载:“穿麻布,一生耕牧为业”。

——阿细支系。。乾隆《开化府志》卷九载:“耕种之余,牧羊为业,世居郡之乐农里(文山乐龙)”。主要分布于文、砚、丘等县,与撒尼在服饰、风俗等方面有相近之处,也有与撒尼同祖的说法。

——腊鲁仆支系。当地人称“香堂”、“水田”,分布于广南南屏等乡镇。乾隆《开化府志》卷九载:“多居边地,自为耕织……父母兄弟只丧,吹角跳舞,宰牛以祭,无孝服,以木编床,发尸火之”。

乾隆《开化府志》载,府辖1046个村寨中,有彝族居住的617个,其中聚居489个,杂居128个。《丘北县志》载:民国十二年(1923)彝族人口16000余人其中黑彝万余人。1954年全州彝族人口116528人,1964年149546人,1978年210561人,1993年287245人,1995年增至296633人,占全州总人口的9.6%,居全州少数民族人口第三位。1988年在文山、砚山、丘北三县建14个彝族乡,文山5个(东山、追栗街、柳井、秉烈、坝心),砚山4个(盘龙、干河、维末、阿舍),丘北5个(舍得、八道哨、腻脚、树皮、新店)。1995年群落集中、人口较多的是砚山县76375人,文山县68366人,丘北66654人。

晋代,彝族社会形成了政治权力和私有财产的父子继承关系。南北朝至唐,相继出现奴隶社会初期的贵族,以宗法血源为基础的政治制度——鬼主制度分居各地,各部落盘踞一方。南诏时期,大部分形式上隶属南诏。北宋镇压侬智高起义,彝族势力兴盛起来,不进入了封建领主统治。元明时期采用唐宋政策加固土司制度,任命万户、千户、百户长官。康熙四年(1665)镇压18土司反清后,籍此废除各土司,于康熙六年(1667)设开化府,委派流官管辖。新中国成立后,经过减租退押、清匪反霸、土地改革、互助组、初级社、高级社、人民公社和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等变革。由于居住环境和历史原因,血亲家族关系还明显存在,有自己的墓地和族长(由有威望的男子担任),处理家族事务。随着社会发展,族长的作用日益缩小。村寨有共同的宗教活动,婚丧嫁娶,同寨人互相帮助。

夷帅、南诏时期,境内彝民多种旱地作物。铜锄、铜犁、铜斧等生产工具的传入,农牧业有一定发展。宋朝时值广西横山“易马市场”兴起,云南客商经文山把马卖到广西,购回中原“诸奇巧之物”,使中原文化和技术促进了经济发展。元朝对彝民多加杀戮,经内彝族形成分散、封闭的聚落群体,生产力发展缓慢。明朝锐意开发云南,彝民迎明反元,受到封赐,加上大量“军垦”、“民屯”,带入先进农具和技术,促进了农业发展,出现了“八寨青布”、“六诏烟叶”,有一部分人进入城镇,从事手工业和商业。清朝初期,文山彝族联合滇南彝族反清,清廷派吴三桂镇压,又一次破坏了生产力,彝族被迫向山区转移。新中国建立后,山区的彝族以种玉米、水稻、荞、麦为主,辅以全体作物;坝区以水稻、早稻、玉米为主,辅以花生、辣椒等经济作物。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以来,一些地方的彝族群众在政府的指导下,调整产业结构,除保证粮油种植外,以辣椒、烤烟为主,其他地方则抓酿酒、种菜、养猪、牛、羊和鱼,有的搞专业,闯市场,从而增加经济收入,生活水平不断得到提高。在贫困山区,大多数彝族群众还是靠养牛、猪、羊、鸡和农具、竹木器具加工,或种植水果、干果等以贴补家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