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务动态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政务公开> 政务要闻> 政务动态 > 详细内容

西畴县传承“枫桥经验”创新基层治理综述

来源:文山新闻网作者: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04日 浏览次数: [字体: ]

矛盾不上交,千村不发案

历史上,西畴县一些地方混乱与贫穷相互交织,刑事发案率一段时期高达11.7‰,社会治安曾被省里亮过“黄牌”。2007年以来,西畴县以“西畴精神”为引领,坚持发展“枫桥经验”,创新基层社会治理,深入推进平安建设,在经济快速发展、社会流动加剧的大背景下,形成了“矛盾不上交、千村不发案”的“西畴新现象”,成为“枫桥经验”在文山边疆民族地区传承实践的成功典范。全县1772个村组中,有1583个村连续10年矛盾不出村,645个村连续10年不发案,1472个村2017年实现“零发案”。西畴县三次被评为全省“先进平安县”,连续14年被评为“云南省无毒县”,连续13年被评为全州“先进平安县”。

坚持党的领导,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格局

在总结历史上一段时期社会治安由乱到治的基础上,西畴县提出了“近期发展靠稳定,长期稳定靠发展”的工作思路,统筹改革、发展、稳定三者关系,充分发挥党委总揽全局、协调各方的作用,积极构建共建共治共享基层治理格局。县委成立由“一把手”任组长的综治维稳领导小组,组长、副组长挂钩联系各乡(镇),各成员单位挂钩联系各村委会(社区),挂钩领导、成员单位分别与各乡(镇)、各村委会(社区)签订综治维稳目标管理责任书。出台《西畴县“实干”村(社区)考评办法(试行)》,将基层社会治理纳入考核内容,进一步调动基层党组织加强社会治理的积极性。选派9名优秀年轻干部到各乡(镇)挂任党委副书记,主抓基层社会治理工作;配备72名综治专干,负责村(社区)综治维稳工作,履行矛盾纠纷调解员、社情民意收集员、政策法律宣传员职责,与村(社区)副职同等待遇。选优配强村(社区)“两委”班子,不断巩固农村基层政权,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凝聚人心、宣传发动、化解矛盾的战斗堡垒作用,“党员户挂党旗,群众户挂国旗,家家户户红旗飘”在西畴县广大农村随处可见。

传承平安文化,推动形成社会共识

在平安文化的熏陶和相关部门的引导下,西畴县许多村寨逐渐形成“以违法犯罪为耻,以无一人犯罪、无一人进过监狱、无一人吸毒为荣”的社会共识,广大人民群众明辨是非、强调自律、坚守道德底线的操守蔚然成风,主动参与治安巡逻防范已在民间形成共识,为平安建设奠定了良好基础。在引导村民自治方面,全县通过引导和规范制定《村规民约》,将化解矛盾纠纷、参与巡逻防控、提供举报线索等纳入《村规民约》重要内容,充分发挥《村规民约》群众认可度高、有一定约束力的作用,从道德层面规范农村群众行为举止,调动广大农村群众参与社会治安和基层治理的积极性。在兴街镇拉孩村委会,积极推动将参与群防群治、无违法犯罪行为等情况纳入积分管理办法,参与巡逻防控的村民可计“工分”,凭 “工分”可到村委会“幸福超市”兑换生活用品,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村治保、调解、巡防等组织人员无报酬待遇的问题,稳定了农村群防群治组织。同时,主动对接县委政府相关部门,将违法犯罪等情况作为“文明家庭”“五好家庭”“平安家庭”等评比活动的重要指标。

实施新“五小警务”,巧借民力厚植公安工作根基

西畴县万人警力比仅为万分之七点三七,远远低于省、州平均水平,面对警力与工作量矛盾、紧张的实际,西畴县公安局坚持依靠和发动群众,创新思路,巧借民力,在全县大力实施“办小事、破小案、化小矛盾、息小信访、送小温暖”新“五小警务”,建立完善全方位服务群众机制、常态化警民沟通机制、多元化矛盾调处机制,进一步深厚与人民群众的感情基础,使公安工作获得更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力量源泉。并涌现出“2017年度云南十大法治新闻人物”特别奖、被群众称为“最贴心的派出所长”骆瑞峰等一批亲民爱民模范。在认真总结“西畴现象”形成原因,科学研判社会治安形势变化基础上,西畴县公安局党委提出了“防为主、防为上”工作思路,大力推动重心下移、警务前移,强化基础工作,夯实稳定根基,走出了“打不胜打、防不胜防”的怪圈。以“更快地破大案、更多地破小案、更好地控发案”为目标,坚持警力跟着警情走、警务围着民意转,加强研判,科学布警,强化主业,打防结合,深入开展专项打击和区域整治,有效净化社会治安,连续14年实现命案全破。今年以来,结合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,将打击锋芒对准侵蚀农村基层政权的村霸恶势力,打早打小,成功侦办了“210” “813”等涉恶团伙案件,有效防止了“破窗效应”。

创新推出“四诊疗法”,确保矛盾不上交

针对社会转型时期矛盾纠纷不断增多的实际,该县坚持源头治理、依法治理、系统治理,建立健全了村小组、村(社区)、乡(镇)、县四级矛盾纠纷调处体系,完善了“集中排查与专项排查、专业排查与群众自查”工作机制,滚动开展矛盾纠纷“大排查、大调解”,对排查出的矛盾纠纷实行“挂图作战”,明确化解责任单位、领导、时限,实施了“派单制”。积极探索社会矛盾化解新路子,依托综治专干、司法调解员和“五老”,创新推出 “四诊疗法”机制,即坐班门诊、进村出诊、集体会诊、上门复诊,做到“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乡、矛盾不上交”。10年来,西畴县共排查发现矛盾纠纷2.49万起,其中2.07万起解决在村内,占83%;有3864起解决在县内,占17%;全县有1583个村寨连续10年无“民转刑”案件、无群体上访纠纷、无上交县处理的纠纷。先后涌现出以身殉职的“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”王光跃,27年义务从事农村调解工作的“全省优秀人民调解员”李世益等一大批调解模范。

推广“五级联防”模式,实现千村不发案

近年来,西畴县在长期的基层社会治理工作中,探索出了一套“群众自管自助、邻里互管互助、集体群管群助和公安机关专管专助”的群防群治工作体系,创新推出“联户联防、联户轮值、看楼护院、邻里守望”等群防模式,“人人为我站岗、我为人人放哨”成为普遍共识,在全县农村大力推行“123” 巡防机制:“1”即零星小村寨的定位巡逻,“2”即两个相邻村寨的交叉巡逻,“3”即3个相邻村寨为一片,3家为一组,3人为一班的守望巡逻。通过广泛宣传发动,建立了“群众——治安联防队——村民小组——村委会——派出所”的五级联防机制,共建成乡镇专职巡逻队10支、村民委义务巡逻队72支、村小组义务巡逻队1772支,全县巡防队员达6423人,派出所对社会巡防力量进行定期培训,并配发服装和装备,指导做好群防群治工作。整合派出所警力,建立“中心派出所支撑、周边派出所联动”警务协作机制,实现警力统一指挥调配、装备共用、信息资源共享、案件协侦共办。实施“五分钱工程”,充分发挥其人熟、地熟、村情熟的优势,及时收集信息上报驻村民警。共在乡镇干部、村干部、治保会、义务巡防队、治安积极分子中、保洁员中发展信息员2525人。坚持“因地制宜、务实管用”的原则,推动视频监控向广大农村延伸,由县公安局出资60万元,推动乡镇出资100万元,在各乡(镇)主干道、重点区域安装视频监控探头175个。2012年至201810月,西畴县年均万人刑事案件发案率分别为12.7714.5013.3716.6418.0013.2612.95,仅为全省平均值的1/5左右;可防性案件万人发案率分别为5.66.55.15.65.63.52.8,仅为全省平均值的1/4左右,且呈总体下降趋势。

拓展宣传阵地,营造良好法治氛围

全县先后建成预防青少年犯罪教育基地2个,毒品预防教育示范学校24所,在72个村(社区)建设法治宣传教育基地、法治文化广场、农村毒品预防教育点,在每个村(居)委会均设立了一名以上的禁毒宣传员,组织发动禁毒志愿者队伍人数1600余人,连续14年被评为“云南省无毒县”,在9个乡镇中心校及一、二中建立反邪警示教育基地。积极动员组织“五老”支持、参与法制宣传,充分发挥其威望高、有经验、联系群众密切的优势。各派出所依托村(社区)警务室和驻村民警,普遍建立了警干联系微信群、警民联系微信群、干民联系微信群等3类微信群,及时发布安全防范、案件预警等内容,调动人民群众广泛关注参与以及群防群治工作的主体意识。在缉枪治爆工作中,有针对性地推出了“交一支枪奖励一桶油”“交一支枪奖励一袋米”“交一支枪奖励50元人民币”等有效措施,近三年来共收缴2512支各类枪支及一大批危爆物品,有效消除了枪爆治安隐患,多年来未发生“打响、炸响”案件,其中通过宣传群众主动上交的占98%以上。

 


 

短评:

“西畴新现象”的形成,除了相对闭塞的村居形态、欠发达的经济条件、大量青壮年外出务工等客观因素,更主要的是,西畴县在生存条件恶劣、财困民穷的情况下,充分发扬“西畴精神”,因地制宜,主动作为,积极探索基层社会治理新路子。总结其成功经验和做法,必须牢牢抓住“五个关键”:一是必须坚持党对基层社会治理工作的统一领导。基层社会治理离不开党的坚强领导,只有纳入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大局,形成“党委领导、政府负责、社会协同、公众参与”的基层社会治理格局,才能改变公安机关“单打独斗”的局面,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。二是必须树牢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。警力有限,民力无穷。群众路线是一切工作的基本路线,在当前警力矛盾紧张的情况下,只有充分依靠和发动群众,不断激发群众自治活力,进一步深厚与人民群众的感情基础,才能使公安工作获得更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力量源泉。三是必须夯实基层社会治理工作根基。村组是最小的单元,群众是最大的基础,基础不牢,社会不稳。只有把基层基础工作牢牢抓在手上,推动警力下沉、重心下移、保障下倾,抓实最小单元、最小细胞,才能积小安为大安,以一域稳定保大局稳定。四是必须注重发挥“枫桥经验”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作用。“枫桥经验”历久弥新,已成为创新基层社会治理、促进社会平安和谐的重要法宝,是新时代我们必须坚持、发扬的“金字招牌”。进入新时代,只有因地制宜,不断丰富“枫桥经验”内涵,从过去单纯的化解矛盾纠纷、维护治安稳定,逐步拓展到防范化解各类风险隐患,加强源头治理、系统治理、依法治理,才能夯实社会稳定根基。五是必须与时俱进提高基层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。只有紧跟时代步伐,深入实施数据战略,大力加强智能化建设,推动互联网、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手段与平安建设的深度融合,以信息化引领农村社区警务,人防、物防、技防相互补充,才能提高基层社会治理的信息化、智能化水平。

记者 李沅璟